陌尘梵

呜哇哇(ुŏ̥̥̥̥םŏ̥̥̥̥) ु——我掉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只是暂停更新而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д<;)・゚゚・。

关于停更

先在这里说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那些还在等我更新的人,对不起那些满怀期待关注我然后又失望取关的那些人。

我还是太嫩了。

我还没到那些太太的水平。

学业也开始分心,搞不清重点,本末倒置。

现在高一。我停更两年。

想要取关的人可以行动了,我不介意。

愿意等的可以等,我会很高兴的。

(这个置顶什么时候换成以前的,就代表我要正式更新了。

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2019.4.23


太太看这!(发出想要密码的声音) @爱与和平茶小夏

无咎而安(安咎)

☞题目意思是“无事安好”

☞原来是准备根据《出山》歌词来码的。然后《出山》出事之后,怕写文算是二创,就自由放飞自我了QwQ(表示学生党还没有49.9美金的能力)

☞目前场景是山林,后面有现代pa

☞我不会说我实在等不及就想发出来了ʕ •ɷ•ʔ

☞人物身份好像有点乱,反正知道是安咎就成。

☞发文表示我还没死

☞你们吃的开心就成


——————————————————————————————


0

阎王一脸奇怪的看着面前这个幽魂。

这魂甚是奇怪!居然要求以魂魄状态回归人间?他心烦意乱地捋了捋胡子,此魂可知这事的凶险?要是真闹出了什么,我向玉帝可交不了差!

“阎王爷可否考虑周全了?”那魂笑嘻嘻的,不慌不忙。不管怎么说话,他的眼睛总是月牙状,笑眯眯的。

人间那句话果然不错……阎王画了一幅反向通行证,眯眯眼的都是怪物!


1

“这是通行证,白无常大人。”那魂递过反向通行证,又咬重了“大人”二字。连傻子都能听出来这魂在大胆地讽刺白无常。

眼看着站在另一边把冥府门的黑无常提起涤魂铃就要摇。白无常把这魂提溜起来,踹了出去,然后利落地关门锁门。

那魂摸了摸摔疼的臀部,干脆坐在原地歇会儿,听门后面的黑白无常会唠嗑点什么——

“这魂儿姓甚名甚?竟如此大胆?!”黑无常愤愤地说,话后还有几下拍衣服的声音。

“姓谢,名必安。”白无常答到,“这魂古怪得很,居然求以魂返回……而且还在门后偷听呐!”说着还起身作势要开门。

谢必安冷汗,手脚并用地跑掉了——要是被黑无常的涤魂铃涤到,这辈子连魂都做不了了!

他和某人还有约定呐,怎么能这样就挂了?

冥府与鬼门关之间有段人冥共用的地段:一个桥,和一个有些海拔的小山。这桥被当地人称为“天桥”,说是有人在桥上看到了自己已故的亲人,但再定睛,那人又消失了;另一个关于天桥的说法就是,夜半三更的时候如需过桥,那么不可以回头。据说在三更时回头的过桥人,三更之后就暴死家中。

这也是谢必安回去的必经之路。

白天这可是车水马龙呢。谢必安悠悠地想到,人们可知夜晚的桥下就是忘川水呢?而这桥……却真名奈何桥呢?

要是真散播了去,这片土地恐怕也要回归荒林了吧?照着这些村民的迷信劲儿?

“……哟……”一个苍老的声音轻飘飘地散过来,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在空气里,“这不是……当年那个倔得要跳奈河的……谢必安吗?”

“咳咳。”谢必安尴尬地咳了两声,“这事就不要提了孟婆。”

“怎么?有什么事想不开了?”孟婆幽幽地说道,端了一碗刚盛好、还腾腾冒着热气的孟婆汤递给谢必安,“试试吧。少些执念,好投胎。”

“不好意思孟婆……”谢必安微笑着指指黄泉路,“我……是去……反向投胎的。”

“你为何如此执着?”孟婆突然睁开了一直闭着的双眼,“此行凶险你可当真?”

“当真当真。”谢必安甩甩手,脸上的微笑掩饰不住尴尬,“孟婆,你看黑白无常都给我过来了,您不能死守着桥头,不给点面子啊。”

“面子是会给的。”孟婆拢了拢自己花白的头发,“但你得告诉我你在执着着什么。”

谢必安不假思索道:“为了履行一个和范无咎的约定。”

孟婆听了这答案,没有立即让出道来,而是幽幽地吐出一句话——

“787年前,有一个叫范无咎的,也和我这么对峙。脾气比你暴躁多了,问到反向投胎的目的……”

……787年前……

“来此有何贵干?”孟婆冷冷地说道。既然对方不给她好脸色看,她也没必要表现得很温柔。

“为了履行一个和谢必安的约定。”


谢必安踏上了黄泉路。此时为公历1900年,战乱年代。


2

公元2019年。

“说这山里有美僵尸?”一个黑发少年站在桥头,手搭凉棚眺望远处那海拔不高的山,“啧啧啧,树真多……搞不好僵尸莫得还有野兽守古墓嘞!”

不管什么,都是检验我野外生存能力的时候到了!黑发少年踌躇满志地攥紧了拳头,向山上跑去。但没注意到有个黑色的小本子从他的上衣口袋滑出,“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

小黑本子孤零零地躺在地上,就差配音“凉凉月色为你思念成河”了。

一双秀气的手捡起小黑本,翻了翻——里面全是什么“野外生存技能”“野外生存注意事项”等等一系列谢必安绝对没见过的东西。

不过小黑本的署名他倒是见过——

范无咎。

字龙飞凤舞,和那时没有差别。


1900年,谢必安反向投胎成功,也机缘巧合地找到了自己的墓,然后……

灵魂状态的谢必安无限慌张:“这这这……这墓怎么在土里?!”

众魂周知,魂不可以穿土,你可以穿墙穿人就是不可以穿土。

这也就是为什么反向投胎很凶险。反向回到人间的魂儿在午时之前找不到适合的躯壳栖息下来,就会在午时极盛的阳气之下烟消云散,从此被抹杀。

而国人最信奉的就是“入土为安”,就更别说近现代的“火化”了。

这样,谁还敢反向投胎?

最后,谢必安还是找到一个老鼠洞,有些害怕地飘了进去。

老鼠洞?!那自己的遗体是不是被啃的七零八落了QAQ……

事实证明谢必安这想法简直就是不存在——他的灵体自带一些法力,若非灵物,是根本伤不了这躯壳的。

但由于躯壳上的一切生命活动早已停止,谢必安很荣幸的成为了一个美僵尸,无任何生理需求。

但是请务必不要向那方面想。那方面的事儿,我们的必安小哥哥还没有考虑过。

后来,谢必安去找了范无咎。

再后来,谢必安去了英国的租界,那里有战场,有埋着范无咎的战场。

谢必安不知道那人是否埋在了这里,他只是在战场的一隅找到了一个小小的香包——他们都拥有它,安黑咎白;他们都叫它“逐香尘”。

此时,白色的逐香尘脏兮兮的,还破了一个洞,里面的白香粉漏了出来。

粉一点也不香,有股淡淡的血腥。


百年,他们再也未见,总是匆匆擦肩而过。或在人海中,一人回眸看过另一人;或是不经意的抬头,来了一次毫无感情波动的四目相对。

谢必安知道,缘不可强求,除非哪天红娘月老真的想起这俩人还可以成一对。

看来现在想起来了。


3

谢必安小哥哥看着这小黑本儿上龙飞凤舞的“范无咎”,简直就想飞上天抱着红娘月老“吧唧”一大口——真不枉我等你俩那臭记性那么多年!

话说……范无咎带着这本儿干什么?谢必安又翻了翻小黑本,里面琳琅满目的“水手结打法”“如何分辨毒蛇和无毒蛇”“如何用野外资源搭个帐篷”……

……emmmm……

这本儿看得我头顶有些凉。谢必安囧。

这时有个黑衣的短发少年走回来,寻寻觅觅的,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那人抬头。

(范无咎视角)

前面那人谁?白衣白发?这白发……好仙呐!还穿着白色古装?那不成……

范大爷我今儿撞见神仙下凡了?!


于是谢必安一脸茫然地看着远处的黑衣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而来,眼冒金光,一副得到宝的表情。

然后停在他的面前,露出一副顶礼膜拜五体投地甘拜下风的样子,笑着说道:“那啥……仙人怎么称呼?”

rng原来是把我当仙人了。谢必安抽抽嘴角,简直就想赏面前这人一大嘴巴子,自己还自作多情地以为这个姓范的认出他了。

但是好歹也是被误认为“仙人”。身为一个高级戏精,谢必安怎么能放过如此机会?于是他就顺着范无咎的意思,接了一句:“小仙没有职位,只是孤身守着这一座小山。今日出来晃悠,看见这小本。小仙想知道,这本可否是您的?”

“啊是的是的!这本的确是我的。”范无咎接过谢必安手中的小黑本,摩挲了两下,突然又紧张问那近乎纯白色的人:“你只翻了前面吗?”

“啊,是的。”谢必安下意识地摸摸鼻头,“怕涉及您的隐私,小仙就没有继续深究了。”

“哦哦那就行。”黑衣少年松了口气。

“话说,范大人是不是说一说你为什么来这儿?”

“呃……来看看的。”

“呵呵。”谢必安笑了笑,“此地没什么好看的,除了一古墓坐落于此。啊……那不成范大人是来盗墓的?”

“胡扯啊……”范无咎有些底气不足。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遇见这人就变怂了,“那什么,冒昧问一句,您如何称呼?”

“小仙姓谢,名必安。”


4

范无咎总是做奇怪的梦。

无缘无由。

有的梦很甜美——比如说和一个人称兄道弟,闯荡江湖——范无咎甚至不舍得醒来。

但更多的是,自己在水中不断下沉、下沉、再下沉,沉到阳光都照不到的地方。沉重的压抑感会迫使范无咎醒来,带着一身的冷汗继续睡去,然后就会继续那个梦,只是换了一个场景——一个白发白衣的男人背着一把黑色的大伞,有些癫狂地在桥上走来走去,嘴里念念有词。

场景再次转换。还是刚刚那个男人,他站在一个小马扎上,两指粗的麻绳在脖子上缠绕着。他理了理自己白色的头发,有些虔诚、又有些愧疚。无数种情绪混杂在那张脸上。马扎被踢倒之后,无数的情绪又慢慢展开。

……

这次是另一个场景。

还是那个男人,白色的头发,白色的衣服。只是腰间多出一个小小的黑色香包。

那人跪伏在一个破口的白色香包前,泣不成声。


那个小黑本的后面写了什么呢?

写了范无咎对一个未曾谋面、仅知其名的人的爱慕。

开头就是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致必安。

范无咎不认识这人,也从来没见过这人。

但是那封情书写的浩浩荡荡,一口气就闷了三四张纸。而且范无咎还在情书里仔细描写了“必安”的外貌,比如说什么“白发”“逐香尘”。

如此,仔细对比,自己在信里描述的“必安”和自己经常梦到的那男人有几分相似之处,。

还有一个梦,范无咎记得非常清楚——一片黑色的背景,一个白发的男人,那男人满脸是血,衣服上也是血迹斑驳。他一直在重复一个名字——

“无咎……范无咎……”

背景上“啪”的一声,出现一个血色的名字——谢必安。

“啪!”又是一个带着血迹的“谢必安。”

“啪!”“谢必安”。

“谢必安”

“谢必安”

“谢必安”

“谢必安”

“……”

那男人转身,在一片血色的“谢必安”中,他没有五官,只是脸上密密麻麻全是黑色的字——

“范无咎”。

那些字混杂在一起,几乎辨认不出来。幽灵一般的语调从那密密麻麻的黑字下飘出:

“无咎……”

“范无咎……”

“无咎啊……”

“……无……咎……”


5

范无咎被谢必安带回了自己要去的那座山上。那山正如他所观察的一样——树木丛生,百草丰茂。一路上的灌木丛都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偶然还有一两个小脑袋从里面探出来,好奇地看着“小仙”谢必安带回来的新客人。

这山上,除了谢必安,就没有其他的什么人类了——因为有流言说这里是冥界的地盘,不仅百鬼夜行,而且还野魂扫荡。总之不论白天黑夜,这山上总是有“鬼”出没。

这“鬼”是谁,谢必安自己心里清楚。

“话说……范大人。”谢必安倒了一杯绿茶,递给范无咎,“你从刚刚开始,脸上的颜色就不怎么好看啊,是有什么心事吗?还是不喜欢这山里的环境?”

“唔……”范无咎略微甩甩头,将自己做的乱七八糟的梦赶出脑海,接过谢必安递来的绿茶,“没什么的,只是想到一些不好的梦……”说话间,范无咎的脑海中又出现了那个满脸的“范无咎”,不禁打了个寒战,一口气喝干了绿茶。

“范大人可知道,梦是人潜意识的反应?”谢必安幽幽说道,“你本人虽然并不会觉得自己真正在想这件事情,但你大大小小的梦都会反复出现这类事。”

“这说明什么?”范无咎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实则耳尖发红。

他还做过个chūn梦。梦见自己被谢必安拿走了贞操。

然后第二天早上,单身17年的范无咎同学去洗了澡。只得幸亏是周六晚上做了这梦。

然后那梦一直在他脑中挥之不去。一想到那梦,范无咎的耳尖就不自觉的泛红。不仅这样,他还在意一件事——我TM是受?!我我我……我TM为什么在下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在范无咎内心发疯的时候,谢必安悠悠地冒了一句:“你在下面可是你自愿的……谁叫你不好好当个保守的受,非要当个诱受?”

少年一愣,头上砸下一个词——

诱受。

我是诱受……

是诱受……

诱受……

受……

……

范无咎成功被谢必安说成范嘤嘤。

“对了你怎么知道的?”范无咎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看着面前的小仙。

“本来就知道。”谢必安没有转身。

“什么意思?”范无咎感觉不对——这话里有话鸭!说得我们好像认识一样……我怎么会傍上仙人的大腿呢……

可是为什么他叫什么不好,非要叫“谢必安”?和他梦里的那名字一模一样?

……会不会……长得也一样?

少年鬼使神差地站起身,凑到那白衣仙人的面前,开始细细端详那人容貌——

脸上血色少的可怜,甚至可以说没有。眼瞳是金色的,闪亮亮的像星星落在里面。嘴唇薄薄的,也是毫无血色。

“你觉得……我的眼睛是什么样子的?”谢必安轻声说道,温热的气息扫过范无咎的鼻尖。

少年的心中顿时兵荒马乱天翻地覆,脸颊瞬间红到快要滴血,但还是颤着声音说:“像落了星星在里面。”


公历1113年。

“必安兄,你的眼睛为什么是金色的?像落了星星在里面!”


我觉得听出山我能写出个安咎糖。(正经脸)

有人要看吗。

私心占tag致谢。

食冰兽的默寒者(主摄殓)(二)

☞简直是私设如崩山倒。

☞食冰兽约瑟夫 × 默寒者卡尔

☞杰佣、黄占也会出现,请注意避雷。

☞大概似乎也许会是一个连载,具体有多长……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 _ ⚆ )

☞就这么,能接受的开始。

☞捉虫大军启动——

☞本章有外线夜火枭伊莱的戏份,至于千年树精哈斯塔 × 夜火枭伊莱的外线……先等等叭(〃-ー-)ノ

☞伊莱原人设崩坏加载中……

☞夜火枭的形象请参照夜行枭( ´•̥ו̥` )

☞对不起我码不动了QAQ

☞评论区有前文链接(我不会说其实我不会弄文章里的链接的)

——————————————————————————————————————————————————

卡尔没力气了。

虽然自己在路上控制寒气形成冰笋,成功拖延了时间。但是目前藏匿的树林离自己居住的森林还有很长一段路程,而且这树林出去是一条空旷的大道,并没有什么隐藏点。

在把我往死路逼。卡尔瘫坐在地,靠着一棵树,万念俱灰。

“呐。”那颗树上传来低笑声,“找到咯。”

卡尔吓得跳起来,挥手就向声源扔去一团寒气。那人只是打了个响指,寒气便云消雾散。

默寒者诧异地瞪大了眼睛——寒气可是什么都能冰冻的!连炽热的火都不例外!

“好暴躁啊好暴躁啊。”那人依旧没有现身,只是令一些树叶“沙沙”地响了两声——似乎是移了一个位置——“不仅混的这么惨,脾气也变了不少啊……唔……还指望你可以更温柔一点呢。”

“你是在挑衅我吗?”卡尔压了压自己莫名其妙窜起来的脾气——不知怎么,他觉得正在与自己说话的人十分欠揍。

“论打架,还轮不到你打我。”树上的人咂咂嘴,“可别忘了……哦……忘了才对。枭火是不会出差错的。”

“说了这么多,你不觉得自己该露露脸吗?”

树叶又是一阵骚动,一个黑影从树上跃下,稳稳地站在卡尔面前——

是个男生,和卡尔差不多大,甚至比卡尔还高了半个头。他穿着一件部分由银色羽毛编成的斗篷,斗篷底下则是黑色的袍子,袍边在黑色的靴面上悬着;脸上戴着黑色面罩,眼部有莹莹的蓝光,面罩前摇晃着黑色的发丝;脸上有泪水一样的冰色花纹,散发着若隐若现的光,在黑暗中乍一看还以为是鬼火。

“怎么样,满意了吗?”那男生挑着嘴角。

“……”卡尔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撤开一脚,眼中有少见的凶光。

是夜火枭,默寒者的大敌。

准确来说,夜火枭并不是人类,而是枭妖。

但是关于夜火枭的真实起源只有传说,没有正史,所有野史的开头都是很通俗的——

传说……有一只枭妖招惹了一只千年树精,树精逼迫他吃下了一颗夜火果。而夜火果是极阳的果实,如果不经过处理就贸然吃下,果实内的阳气会化为夜火点燃生物机体。

其实那只树精的本意也就是要枭妖死。只是他一时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毒药,就随手拿了个夜火果,却未曾想到会有生物度过夜火的淬炼,与夜火共生。

后来的也就很俗套了——什么夜火枭逃出来,什么夺得雌性枭妖的芳心,什么夜火枭基因从此流传。

但是这本身也是野史的一个纰漏——既然夜火枭基因从此流传,那为什么夜火枭如此稀少乃至成为稀世物种?

不过默寒者现在没多少时间管这些东西,性命比一切都重要——什么夜火枭稀世问题,先等脱身再说吧!!

不过面前这男生没有攻击的意思,只是环顾了一下四周,又趴在地上听了听,最后丢给卡尔一句话:“冷静,来帮你的。”

默寒者抿了抿嘴唇,依旧像一只炸了毛的猫一样伸着尖爪子,眼中的凶光分明在说:“谁知道你的话里掺了多少水?!”

“有马蹄声。”夜火枭指指地面,压低声音,“至少我现在没有攻击你的意思,先把我俩刚刚结的梁子放放,保个命。不然你把那一群人招过来,我抓着枭就飞哦。”

卡尔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性命至上,他不情不愿地收起战斗架势,等着那一群人过去。

那个夜火枭依然趴在地上听,神色却越发凌厉。他突然站起身,带点恼怒的情绪:“你到底有没有信我?!”

“没有。”卡尔很倔强地瞪回去。

“你这人是真讨厌!”男生压低声音吼了一句,“主人真的看错你了!还特地派我来救你!!你现在快走!他们已经跟着你的寒气找过来了!”

“你主人是谁?”

“跟你没什么关系!”夜火枭不满地背过身,开始布置枭火陷阱,“我主人天天念叨你,什么‘不知道卡尔睡了没有’,什么‘这个约定和卡尔有关’,一大堆的!”

“我没见过你主人。”卡尔回答道,“我也没和任何人有过约定。”

“我管你见没见过。”夜火枭明显被卡尔惹毛,但因为主人的命令不能发作,“快走快走快走,枭火范围很大的!到时候杀了你我可不管!”

“……”默寒者用脚尖蹭蹭地上的草皮,有一点点心虚——看来这个夜火枭真的是来救自己的,“那……那我先走了……?”

看见卡尔的语气突然弱下来,夜火枭松了口气,挥挥手:“快走快走快走,刚刚信了不就好了吗……真是的……对了,他们既然能抓默寒者,初级枭火阵肯定困不了多久。顶不住了我就带枭在空中拦截,到时候跟在你后面混战你可不要慌。”

“呃……知道了。”

“还有一个保命的,就是过了这片林子和那条大道,你要是撑不住了就喊哈斯塔。要大点声,他年纪大了,耳背。”夜火枭有一些调侃的意味。

“那我……那我走了。”

马蹄声远远传来。

“快走!别叽歪了!”

草皮底下有隐隐的紫黑色,蠢蠢欲动。

对不起我要鸽了。・゚゚・(>д<;)・゚゚・。

最近回家写作业效率简直低到一种境界( ´•̥ו̥` )

已经连着两天没码字了。゚(゚´人`゚)゚。

我调整调整,尽量周六发个(〃-ー-)ノ


早上一起来,100粉了( ´•̥ו̥` )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ו̥` )

食冰兽的默寒者(一)(主摄殓)

☞简直是私设如崩山倒。

☞食冰兽约瑟夫 × 默寒者卡尔

☞杰佣、黄占也会出现,请注意避雷。

☞大概似乎也许会是一个连载,具体有多长……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 _ ⚆ )

☞就这么,能接受的开始。

☞捉虫大军启动——


——————————————————————————————————————————————————


何为“默寒者”?大概就是让寒气沉默的人。

那么具体使它沉默在哪里呢?在“默寒者”的身体里。

默寒者是对一类身体素质特殊的人的称呼。这类人,体质极寒,控制不好的寒气,会在体外凝结成冰。这冰也不是普通的冰,冰内含有大量来自默寒者的寒气,被这种冰砸中的生物就会立即结成冰雕,而且不能化开。

默寒者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随随便便就能使人致死。

不会的。既然给予了默寒者极寒的体质,也就会给予他们极其短暂的生命。一旦使用寒气,它会冻结默寒者的生命。

而且默寒者在情绪极端不稳定的情况下,会引爆体内的寒气,造成以自己为中心的暴风雪。在冰冻许多生命之后,自己会化为一摊清水。

但是默寒者不想死。默寒者也想安稳地度过短暂的一生。

如此,许多默寒者十分冷漠亦或有严重的社交恐惧症。

……

卡尔披着厚重的斗篷,戴着口罩,全身上下只露出眼睛一片区域和银灰色的碎发。他很清楚如何控制自己的寒气而不暴露自己默寒者的身份。

现在全国上下到处通缉默寒者,简直就是“默寒者过街,人人喊打”。

可是默寒者也需要日常用品。素菜之类的可以小范围种种,没人知道。可是像什么牙刷牙膏啊,毛巾脸盆啊,阅读书籍等等一系列工业产品,默寒者总不能大摇大摆地在小群落里开个十分招驱寒人的综合性工厂吧?!

别和默寒者说什么“你们其实不需要这些物品”之类的话,你会被冻成冰雕然后敲碎的。

默寒者甚至比国王还讲究生活呢。

像卡尔这种有社交恐惧症的默寒者一般居住在离小群落稍稍有些距离的地方,不仅为了保持距离,也是为了发生什么意外。

现在的卡尔正在挑选水果。有严重社交恐惧症的同时,卡尔也有非常严重的选择恐惧症,对着两个同类不同种的东西能纠结至死。

“所以……我今天到底是买苹果……还是买桃子?”卡尔闷声自言自语道,“这是真的难选嘤嘤嘤……”

“小伙子啊,我都看你在这儿纠结半天啦。”买水果的老大爷笑呵呵地说道,“怎么,没想好买什么?”

被人搭话的卡尔显得异常紧张。一个没把握好,外溢的寒气使周围炎热的气温都低了好几度。

“怎么……怎么突然变冷了?”一个路人问道,打了一个寒战,“刚刚好像没这么凉飕飕的吧……”

卡尔立即警觉起来,用细如蚊蝇般的声音说道:“老爷爷……我可以买半斤桃子和半斤苹果吗?这块地区气温骤降,我……身体不太好……”——说着,卡尔还装着咳了两声——“我可以先买完回去吗?”

“成啊成啊。”老爷爷咧嘴笑道,然后又指指自己面前的桃子和苹果,“小伙子自己选吧……大爷我腿脚不方便,不能帮上你啦。”

“没事爷爷,我自己来。”卡尔嘴角抽搐,勉强拉出一个微笑——但不是因为他不喜欢这个老大爷。相反,卡尔还非常喜欢这个热情的老爷爷,于是就想自己赶紧买完水果滚蛋,不要给这么好的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上天哪会那么好心?

“都让让都让让!”吆喝声从街两边传来,叠加在一起,“玄冰引感知到了默寒者的寒气!请配合检查!”

WTF?!卡尔在内心暗骂,这些驱寒人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骂是得骂,可是命也要保。卡尔一边搜肠刮肚地在自己脑中的词典里找一些骂人的话,一边环顾四周——骑着马的驱寒骑士在逐渐缩小包围圈,一边缩小还一边盘问路人。

“最近气温怎么样?”“还……还好的……”

“天气好?怎么个好法?嗯?”“夏天……刮冷风……哈哈哈……很舒适……”

“……哦,夏天刮冷风是吧……”“那是从哪里吹过来的呢?”“呃……这个……没有注意……”

卡尔慢慢地向包围圈的边缘挪动,小心避开驱寒骑士锐利的目光。

“那边那个。”一个黑头发骑士看到鬼鬼祟祟的卡尔,立即喝住他,“对,就你,那个穿斗篷的小男生。过来回答几个问题。”

“……”卡尔一边慢慢向骑士那边移动,一边大脑极速运转思考对策——快速回答,能有多快有多快!然后乘拿着玄冰引的骑士还没过来就赶紧跑!

对策如此,现实也如此,可是勘察力并非如此。

看着一溜烟跑掉的卡尔,刚刚盘问他的那个骑士起了疑心,又在他后面喝道:“诶那个小男生!你再过来接受一下玄冰引的检测!跑那么快,难不成有什么猫腻?!”

一听要接受玄冰引的检测,卡尔闷头跑得更快了,心里十分慌张——这是他二十一年以来第一次被驱寒骑士撞到,而且还不慎露了陷。

如此,慌张带来的不稳定情绪使默寒者体内的寒气开始外溢。卡尔每跑一步,地上都会留下一小块洁白的冰霜。

这下真的完全露馅了。

“站住!默寒者!今天你跑不掉了!”驱寒骑士们立即兴奋起来,搬出全次元通用的吆喝,上马就追。

通用吆喝声的震慑加上社交恐惧症爆发,卡尔彻底乱了阵脚,紊乱的寒气如同脱缰之马,冰冻了周围的一切——包括各种生物。“啪叽”一声,被冰冻的小鸟从空中可怜兮兮地坠落至冰面,然后被接踵而至的马蹄踏成了碎块。

为了防止默寒者冰冻地面使马蹄打滑,驱寒骑士们特地在自己爱马的马蹄钉触地部分加了几排密密麻麻的小铆钉,增加抓地力。反观默寒者卡尔,在自己的冰上跑一步滑三步,根本拉不开距离。



tbc。


真的不是我故意码少的!!!

这连约约都还没出场呢……肯定是……是……连载(超小声)

谢谢支持(鞠躬)꒰⌗´͈ ᵕ `͈⌗꒱৩


透明文手小秘密

如此真实hhh(捂脸)


杨楚:

真实(つД`)


山梨糖醇๑:



杰西卡帽子上的小星星☆:







1551我的真实写照








燕余: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杰佣)

┛现代学院pa

┛主杰佣,其他随机出没。

┛设两人同龄同班。

┛莫得了。其实这原来是情人节贺文,然后因为时间原因……就……迟了那么一点点……(抱头防打)

┛好像题目没什么用(因为是随手取的)(抱头防打)

┛能接受就开始 →


——————————————————————————————


“……”奈布手里拿着一个作文本,看着自己眼前笑嘻嘻的人。

看着这小孩一脸“我就不还你你能拿我怎样”的表情,杰克的语气近乎哄小孩:“呐,乖嘛,把作文本还给我呗。”

“如果我说不还呢?”名叫奈布的小孩一脸戏虐,把作文本在手中抖抖,显然不吃这套。

“哎呀……拿来拿来。”杰克皱眉轻笑,伸手要抢作文本。

不料对方把本子“啪”的一声拍在自己脸上,声音清脆。

“打人不打脸懂不?”杰克苦涩道。

“不好意思,没了解过。”

这或许是第一次交谈。

……

奈布开始越来越注意这个叫“杰克”的家伙——注意他的温柔,注意他的笑靥,注意他的一举一动。而目的是为了偷取他所谓的“绅士风度”,比他吸引到更多的女孩儿。

比杰克这小子更优秀,是奈布每天的必修课——自己长得又不比他差一些、傻一些,凭什么他比自己优秀?

不过这种较劲,有时会惹出笑话——比如说,上上周,两人较劲的题目是:如何把隔壁约瑟夫小姐姐追到手。

然后第二天,奈布愤恨地把一张纸摔在杰克刚收好的作业上:“你下次能不能把脑瓜子放灵光点?!让你出个题目你出了个什么玩意儿?!我是正常人不好吗?!”

杰克疑惑,拾起纸,和同桌一起浏览:

约瑟夫,性别男,爱好摄影……

WTF??敢情这个叫约瑟夫的家伙是个男生?!杰克石化,那二班那群人天天喊什么“约女神”“约瑟夫小姐姐”?!一刀斩警告啊喂!

而同桌在浏览完巨详细的一纸资料之后,表情诡密地咂咂嘴:“yoooooo……看不出来啊你俩?居然是gay?”

“gay什么gay?!你才gay!”奈布恼羞成怒,抄起杰克的笔袋就向那个同桌咂去。

“啧啧啧……”同桌咂着嘴,不怀好意地扔下椅子跑路。

“杰克你个大猪蹄子!你要为我的名誉负责!!负全责!!!”

……

再后来,经过两人之间的不断互怼、较劲,奈布开始真正注意这个叫“杰克”的大猪蹄子。

是不是……他在身边的时候就会有安全感?奈布扪心自问。

“啪!”杰克碰倒了奈布的玻璃杯。杯子摔在地上,开了花儿,水花四溅。

“啊啊啊!对不起奈布!!”杰克蹲下身,开始收拾可怜兮兮的碎片尸体。

安全感……个pi!!!奈布瞬间转了态度和评价,我奈布可是个堂堂正正的中学生!怎么可能是个gay?!如果是个gay,我也不会和和这种人是gay!绝对不会!

……

杰克有了女朋友。

奈布在杰克的好损友裘克那里得知消息之后,心里居然有些闷得慌,也不知道在闷些什么,就是有些哀怨。

难道在哀怨自己是个gay而杰克是个正常人?奈布假设,但转而又骂自己道:pi吧你!奈布你够了!你可是个堂堂正正的中学生!即将有女朋友的那种!

而后几个月,每每考试,只要成绩露漏点消息出来,奈布绝对是全年级第一个窜到老师办公室查成绩的——从没迟到过,连威廉拿出抱球跑的速度,都没他快。

到达办公室,奈布先查自己的,然后手指一路下滑,滑过“晓莉”“裘克”“威廉”等名字,然后滑到最后一个——“娇姣”,那个杰克的女朋友。确认杰克的排名不在自己之下,奈布很不甘心地从自己的名字往上滑——

杰克,班级第三,年级第四。而奈布则是班级第八,年级第十。

谈个恋爱把成绩谈这么好?奈布向老师道过谢,出了小办公室,绕到了旁边的大办公室。同时他也百思不得其解——谈恋爱之前还年级前二十几的,怎么一下子上来这么多?难道热恋使人爱学习???那我是不是也要考虑谈个恋爱提提成绩???

奈布是英语课代表。

……

问完英语作业,奈布回到班级,拿着英语书准备到班级最后面的黑板上誊作业。

然后就撞见杰克的女朋友强吻杰克。

杰克好像愣了愣,眼瞳中闪着惊诧——瞟到奈布后好像还多了一丝恐慌——而娇姣则一脸兴奋;旁边的吃瓜群众一片唏嘘、起哄声。

奈布努力撤开混合着复杂情绪的目光,念叨着:“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做这种事……迟早得被班主任抓到……切……有什么好羡慕的……不就泡个妹子吗……”

坐在一旁的裘克起哄完了,转头就听到奈布充满醋意的念经,恶趣味顿时涌起——

“小奈布啊,你是不是喜欢杰克啊?我可是他兄弟,能帮你介绍介绍的~”

“去你喵的哪有,我是正常人不是gay。”

“咯嘣”。

粉笔不合时宜地断了,委屈地召示着执笔人刚刚用了多大的劲。

“……还敢说没有?”

……

奈布为杰克献出初吻的事郁闷了几天,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自己在郁闷什么。

……

杰克和他的女朋友分手了。

裘克和威廉添油加醋的描述:

威廉:“告诉你奈布,杰克那天真的是超凶的!”

裘克:“小兔崽子,那叫‘冷酷’!冷酷懂不懂?”

威廉:“而且杰克还毫不留情地把娇姣说哭了,那简直……词词句句戳人心!要真戳,钻石都给他的话戳烂了!”

裘克:“而且你知不知道奈布,我有一次在宿舍听到杰克说梦话了。”

威廉:“梦话怎么了?搞得你没说过一样……奈布你别那种眼神,我俩那种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前提是你别想歪了。”

裘克:“奈布你知道杰克在念叨什么吗?”

“大概……是怎么泡妹?”奈布记得自己是这么回答裘克的。而裘克的回答直接让他头顶冒蒸汽——

“不,他一直在念叨你。”


——————————————————————————————


Tip:报完名了,我还活着QwQ

目前开年考,考完完事,然后生活恢复上学时代。

说实话,有时候我还挺喜欢上学的。

但我绝对不喜欢考试。(托腮)

马上一百粉,我……要不要考虑来个点梗??